溪水长流水蜜桃小花喵 无删减全文

求|咪乐|直播地址 1、跑的比小钢炮还快小钢炮泛指那些动力体验强劲、加速极快的两厢小车,在国内最出名的应属夫I了,发展至今已是第七代车型,搭载第三代发动机,具有缸内喷射和进气歧管喷射的双重燃油喷射技术,最大功率162千瓦(220马力)/4500-6200转,峰值扭矩350牛·米/1500-4000转。

2021-10-18 16:39

两个少年本就心猿意马已经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边缘徘徊,在一股异香钻入鼻息之后,双眼立即染上了浓浓的欲色,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去扯滕丝的衣服。

    “哈哈哈,成功了。”滕丝仰天大笑,只是下一秒大门被强行破开,桑惊带人提剑冲进来直接对上滕丝。

    另外几人一同制住了那两名少男,把他们强行带出了客栈。

    滕丝也不再隐藏,阴毒的招数一个接着一个的往桑惊身上丢,“又是你。”

    桑惊反而无比淡定,笑容可掬道,“当然又是我,坏了你的好事。如何啊?魔女,不装清纯了?”

    “那你就去死。”滕丝已经火冒三丈,魔功猛然提升。

    桑惊警觉后退,提升速度躲开滕丝的攻击,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好强的魔功,真想不到你一个区区少女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了不起。”

    他还夸了滕丝,夸奖的意思不是称赞滕丝魔功了得,而是欣赏每一个能沉得住性子刻苦修炼的年轻一辈。

    只是他夸错了,不知道他所夸的不是滕丝自己辛苦修炼得来,而是通过阴邪的手段吸食了自己请爷爷和亲爹的罢了。

    一个畜生级别的少女!

    滕丝本就是剑魔宫的嫡系孙辈,本就修炼了最上乘的功法,加上一连吸纳了她亲爷爷和亲爹的功力,如今的她已经不是桑惊可以对付的。

    所以几十个回合之后,剩余和他一起对战的两个弟子已经受了重伤,“你们俩快走,把一切禀报家主,前来支援。”

    “桑哥?”两名弟子不同意,他们这一走桑哥必死无疑,可是他们已经重伤留下来也是个桑哥增加累赘。

    “快走!”桑惊的对战速度已经慢了下来,支撑不了多久了,如果能救下这两名弟子,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桑哥保重,你一定要撑住。”两名弟子含泪离开了。

    桑惊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把残余的功力全部释放出来,做最后一次拼搏,不成功便成仁,“呀,魔女,我们同归于尽吧!”

    “哈哈哈,同归于尽?你一个南宫世家的杂碎也配与我同归于尽?换你们家主南宫冰澈还差不多,听说他是个美男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经得住我的诱惑?啊哈哈哈~”

    滕丝发丝狂舞,清纯的模样早就不复存在了,张牙舞爪得就是个刚刚从地底下释放出来的恶鬼,恶心极了。她那黑化的唇瓣和看着桑惊弑杀的眼神血腥而兴致浓浓,嘴里还说着令人作呕的低俗媚音。

    “哎呀,我刚刚想起来把你打残了可就不好看,下不去嘴吃了,不过看你这副皮相还不错的份上,不如一会本小姐赏你一份极乐死吧?如何?啊哈哈哈~”

    桑惊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了,如此下贱的女人他平生还是第一次见,“你真是史无前例的令人作呕。”

    滕丝媚眼如丝的睨了一眼桑惊道,“难听的话别说这么早,一会热身起来之后你可以亲自看看自己有多么的如狼似虎,一边暗骂自己是下贱男人的同时,一边夸奖我是多么的美丽动人,让你欲罢不能哦。”

    “你个贱人!”桑惊愤怒不已,这是他能骂出来的最难听的言语了。

    可是眼前这魔女愣是没有一点反应,反而笑的越发的银荡,“哈哈哈,骂得好,女人在床上不坏,你们男人怎么能爱呢?你活到这把年纪不会还是个一个没有碰过女人的光棍吧?”

    “你说的是你这种下贱又无耻的女人吗?连我这个女人都是第一次大开眼界,他一个男人怎么会懂?”一道熟悉的玩味之音响起,君无月和弑天仙气飘飘的从屋顶飘下来,那淡如明月的沉静气息让桑惊望尘莫及。

    抱着必死之心的他突然有了活命的机会,怎么能不让他高兴呢,一个轻跃到了君无月和弑天面前:“小公主,怎么是你?太意外了,你竟然回来了。”

    君无月淡淡一笑,“回来了,事情解决了当然就回来了,就是不知道刚刚达到这座城就见到了一个如此不要脸的女人,刷新了我的三观。”

    话里话外意思都是在讽刺滕丝。

    “哎哎哎,你怎么你欢迎一下小爷我呢。”弑天一巴掌隔开桑惊与君无月之间的距离,有他在,除了云凰天和君无奕外,其他男人都别想靠近他的小月月。

    哼!

    “哦哦,欢迎爷回来。”桑惊是个识趣的,立马尊称弑天为爷。

    把弑天给美的,拍着桑惊的肩膀夸他,“嗯,你小子聪明伶俐,前途无量。”

    “谢爷夸奖。”桑惊咧嘴笑开。

    君无月不认识滕丝,滕丝可是认识她,炎枭的寝宫里挂着她的画像,还是炎枭亲手画的。她记得醒来的第二天就见炎枭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那幅画像,那个时候她还以为画像上的女子不是他喜欢的人,就是他的亲人。

    可她万万想不到是敌人君无月,魔帝居然喜欢自己的头号公敌,一个很强,要势必灭了魔界杀死他的女人,她无法理解,堂堂魔界居然爱上了自己的敌人。何况这个敌人还是个有夫之妇,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所以,千不该万不该,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错,一定是这个女人之前对魔帝做了什么,否则怎么会能让魔帝爱上一个死敌呢?

    之前她还不懂,但当这个女人的脸映入眼帘的时候,她全懂了,是美色,这个女人比画像还要美。画像是死物,没有她全身清新出尘又纯净圣洁的气息,没有她灵秀的体态和难以不令人心动的惊心动魄的美。

    她这个女人看着她都心动,别说是自古喜爱美色的男子了,炎枭爱上她也在常理之中。不得不说,她和云凰天那个男人并肩站在一起还真是天造地设到底一对啊。

    但是炎枭是一魔之主,就算是喜欢,也绝不会明目张胆的抢回去娶了她,定是想活捉回去,废了她一身功力和修炼资质,把她变成一个床上的玩物罢了。

    呵呵,也不过如此。炎枭跟疯了一样,大笑了起来,窗幔都跟着舞动了起来,明显把身下的滕丝当成了这张脸的主人,无情的泄愤······

    只是炎枭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激烈战斗’时,暗处有人看着这一切攥紧了双手,那双好看的小手骨节一寸寸变白,最后暗骂一声“贱人”不得不离开了。

    三天之后的夜间,南宫世家的门前街道,一名清纯的少女被两只妖魔左右夹击,衣衫褴褛身负重伤,惊动了南宫世家守门的弟子。

    “桑哥,我们不上去帮忙吗?”一名年轻的族人紧张的询问保卫队长。

    被称为桑哥的桑惊抬手阻拦,“不必,看看再说。”

    深更半夜杀人不稀奇,看三人打斗得如荼如火,真刀真枪的的确下了狠手,但是桑惊就是觉得不对,两只妖魔夹击一个女人,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杀死她,况且那女人还受了重伤。

    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就在桑惊深深质疑的时候,那女人突然被一股魔力震了过来,方向直接对准了他的两个队员,而且后面那两个妖魔还不死不休的发动杀招击杀女人。

    桑惊刚要抬手把女人拍回去,可是两个年轻的队员已经热心的飞了上去,“小姐别怕,我们来救你,”

    “······”

    蠢货!

    桑惊骂了一句,不得不出手对付那两个妖魔,战斗仅仅持续几十秒那两个妖魔就被杀死了,化作本体的时候是两条蛇。

    两名队员扶起流血的少女,在看到少女绝色清纯的面孔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吧夸奖道,“小姐好相貌。”

    “多谢两位小哥哥的救命之恩,此恩丝丝终身没齿难忘,如若能活着一定回来报答两位小哥哥的救命之恩,只可惜······噗!”

    少女说的情真意切,态度谦恭,说着说着吐出一大口鲜血。再抬起头时,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顾盼盈盈,像一汪秋水般轻轻流动,只是在对视两个队员的时候发出一股红光,一闪而过。

    瞬间的,俘获了两名队员的少男心,两人架住少女胳膊的手杀不得撒手。

    桑惊看不下去了,“你们俩小崽子可以放手了,既然这位小姐已经救下来了,还请快些离开吧。”

    “对、对不起,是丝丝不对,忘记感谢这位大哥了,丝丝这就离开,不会再给你们惹麻烦。”化名丝丝的滕丝做作的用很小的力气挣脱左右两名队员的搀扶,亦步亦趋的往前走,她以为自己这副凄惨的样子注意引起两名少男的保护欲。

    却不想身后并没有人追来,其实不是,是桑惊拦住了两人,他一手拉着一个要跑去阻拦女人离开。但是,他没有出声,而是警告性的给两名队员使眼色。

    可能是施法时间比较短,那两名队员居然没有再挣扎,只是心不忍的转过身去,不再看少女。

    桑惊满意的勾唇,想用美色勾踏他们理所当然的留在南宫世家?她想得美!

    殊不知,她的清纯和家主的爱徒小公主相比就是做作,小公主是自然洒脱丝毫不扭捏,这位可是就连自己流着血都不顾了,也要对着他的两个队员笑,根本不合乎常理。

    如此的处心积虑,那目的只有让他们收留她,此刻大敌当前,白天可是刚刚击杀整整五万凶尸大军,晚上就来了这么一位可怜的美人儿,太巧了。

    “回去继续守岗。”桑惊也转过身不再看滕丝,拉着两名队员回归岗位。

    只是在他们刚刚在岗位上站好,前面的女人“砰”的一下就倒在了地上。一瞬间的,两名队员“嗖”一下就从他面前飞出去了,直接把那女人抬到了他的面前,还义愤填膺。

    “桑哥,你也太铁石心肠了,这少女是被妖魔追杀身受重伤的,肯定是哪家的小姐,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就收留她一个晚上好不好?”

    “是啊,桑哥,你看这深更半夜的,她又昏过去了,把她一个人扔在大街上也不安全啊。万一明天她的家人找来了怎么办?到时候如果出了事败坏的可是我们南宫世家的名声。”

    两人从脸到语气都在恳求。

    桑惊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小崽子已经被这少女的脸迷住了,如果不让他们亲眼看到这女人有问题,是不会放手的。

    他点头道,“好,就收留一晚。”

    “哎,谢谢桑哥。”两人开心的感谢,抬着滕丝就要玩大门走。

    被桑惊拦住,“等会,我破例答应你们收留她,但不是抬回南宫世家,喏,不远处就是一家老牌客栈,我替你们站岗,你们俩把她安排在客栈后立马回来,否则我立刻把此事上报给家主。”

    桑惊指着对面一家挂着灯笼的客栈,毫不客气的吩咐队员,脸色也冷了一些。

    两名队员一看队长不高兴了,脸色严肃着警告,赶紧点头答应:“好,我们马上回来。”

    假装昏迷的滕丝气得咬牙切齿,又是这个男人坏她好事,住客栈怎么能混进南宫世家?可恶!

    可是也只能如此,没关系,只要这两个傻小子彻底的被她迷住之后,她说什么,他们还不得乖乖的做什么。这么一想,滕丝就高兴了起来,一动不动的任由两人把她抬进了客栈,扔在床上。

    只是,“哎呀,我的伤口好痛,能不能麻烦两位小哥哥帮我上一下外敷药?后背我够不着,而且伤成这样不能洗漱,如果血再流下去我就真的活不成了,爹爹和阿娘肯定担心死我了,呜呜呜······”

溪水长流水蜜桃小花喵 无删减全文

    滕丝假装的哭了起来,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硬生生的挤出来两滴金豆豆,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两人,那模样任谁看了都心痒难耐。

    别说是刚刚及笄的两个少年了,血气方刚的他们一下子就被滕丝那挂泪的小脸给迷住了,一左一右的走过来站在她身边乖巧答应,“好,我们帮你上完药再走。”

    “嗯,谢谢两位小哥哥。”滕丝连忙笑着背过身去,只是在背过身的一刹那右手悄悄的撒出去一股无色无味的粉末。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当兵的一天弄了好几次 前夫6天要了我25次
上一篇:男主山里糙汉往死里疼女主 质量好的肉肉多的糙
返回顶部小火箭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