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了,不行了!”

“要到极限了!”

“哥,饶了我吧!”

次日下午,顾云的出租屋内传出了少女连呼带喘的声音。

由于是最廉价的出租屋,隔音效果相当于没有,只要站在门外,便能将里面的声响听得一清二楚。

这是何等得不检点!

安铃在门外听得面红耳赤,楼下来来往往的路人也频频朝楼上致以批判性的目光。

虽然她是外人,但对自己的妹妹下手这种事再怎么说也实在是人渣行为。

安铃在门口踌躇半晌,最终下定了决心,用力地敲了几下门。

“顾云,顾云!你再怎么饥渴,也不能这样呀!”

几秒之后,门开了。

大冷天的顾云身上就穿了件单薄的背心,浑身大汗淋漓,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剧烈的运动。

夏日午后轻柔美女图片

安铃用探究性地眼神朝屋内张望了一下,正好看见了摇摇晃晃地从跑步机上下来的顾天天。

顾天天见到安铃,犹如看见救命稻草般扑了过来。

安铃下班还未来得及换下的套装顿时被蹭了一身汗。

“安铃姐,救我!”

“你们两个跑个步不要搞得像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啊!”

安铃安慰似地摸了摸顾天天湿漉漉的脑袋,不满地瞪了顾云一眼。

她在门口酝酿了半天,结果就给她看这个?

咦?

这么说怎么听起来好像有些怪怪的?

“还不是我哥!他脑子有问题!”

顾天天立刻控诉起顾云不人道的行为。

跑步机已经买了,她也不想辜负哥哥的一片好心,加上米也正是她的弱项,所以顾天天便同意了顾云为她制定的耐力特训。

可她万万没想到,顾云脑子里压根就没有适可而止的概念。

放学回家之后,她什么都没干已经在跑步机上跑了一个半小时了!

“喂,你是魔鬼么?”

看着顾天天可怜兮兮的眼神,安铃顿时一起声讨起顾云残酷的行为。

“这是为了她好,这些训练就是为了让她能在遇到真正的魔鬼时逃出生天。”

顾云摆出了一副老教练的做派,一时的心软,很可能在未来酿成大祸。

而且他已经为妹妹制定好了初步的计划,既然短时间内无法与恶灵匹敌,那么便可以把训练重心先放在逃跑这一项上。

“耐力训练之后还有爆发力训练,吃饭完之后再进行吧。”

“不要训练,不要训练!”

顾天天一听脸都绿了,她敏捷地闪身躲到了安铃身后,探出一个脑袋警惕地看着顾云。

她的目标是成为德智体美劳面发展的优等生,而不是职业跑步运动员,再这么下去的话,小腿的肌肉线条都会发生变化,万一练成萝卜腿了找谁说理去?

“训练也要循序渐进嘛,顾云,你难道忘记上次我们谈话的内容了么?”

“哎,那今天就先休息一天吧。”

顾云心不甘情不愿地取消了晚饭后的爆发力训练计划。

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麻烦,稍有不顺心的事就可能激起他们的逆反心理。

想当初在村子里的时候哪有那么多逆反青年?

不好好训练,就会成为如今小说里活不过三章的炮灰。

“你们聊,我要去躺一会儿!”

闻言,顾天天总算松了口气,她一只手捂着腰,跌跌撞撞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几天没见,你居然连跑步机都买回来了。”

安铃凑近观察了一番,这跑步机还是知名品牌的,上面的商标和整个房间内充斥着贫穷的气息显得格格不入。

“多亏了你,如果没有你的酬金,可能这次就要错过打折季了。”

顾云本来以为自己赚了一大笔钱,按照这个迅猛的势头,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x市首富。

然而昨天晚上他合计了一下钱,却遭当头棒喝。

他在一周之内,赚了4000元,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小觑的赚钱速度。

然后跑步机花去了他3999元。

一夜之间,顾云发现自己又从千元户变回了口袋里只有1元的落魄青年……如果算上来回车费的话,反而还倒扣了他十几元存款。

“这个世界真是太危险了,一不小心,赚到的钱就不见了。”

这是顾云的肺腑之言。

不,明显是你没有节制地乱花钱造成的。

安铃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她没想到顾云这种穷困潦倒惯了的人,有钱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买了一台跑步机回来。

天啊,这个人的脑回路也太猎奇了吧?

穷人锻炼身体哪里需要跑步机?

吃完饭直接出门绕着小区跑几圈不就可以了吗?

这4000元钱明明能用来做许多有意义的事!

比如说,对她这个卡里分文不剩,只能厚着脸皮回老父亲家里蹭饭的弱女子施以援手。

安铃觉得,如果顾云能请自己吃饭,她一定会心怀感激地接受。

不过身为刚发工资就没管住手氪了四单的选手,她也实在没什么立场批评顾云。

“其实这次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安铃双手合十,有些扭捏地说道。

顾云虽然救了她一命,但老实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多么密切,可能只能勉强算是普通朋友。

可是!

这次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你说。”

“这周五万华广场不是要举办任地狱的游戏发布会嘛……那个,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我想邀请你一起去当志愿者。”

志愿者招募广告上说,每一个志愿者在发布会结束后,都有机会参与抽奖,特等奖是任地狱新推出的游戏平台。

她已经计划好了。

如果是自己中了特等奖,自然万事大吉;如果顾云中了特等奖,她以后就想办法来顾云家蹭游戏玩。

如果都没有中奖……

那就只能洗洗睡了。

决定来拜访顾云前,安铃已经拜托过几个平时比较要好的同事,然而同事们无一不用震惊的眼神盯着她,仿佛表达“都几岁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

接着纷纷以陪男朋友、陪女朋友之类的借口拒绝了。

其实安铃自己也很震惊。

这些人……难道是没有童年么?

“我就是顺口一问,不要在意,如果有事的话就算了。”

安铃小心翼翼地补充了一句。

“我倒是没什么事,可以去一趟。”

顾云说道。

王碌说他正在积极寻找下一份委托,不过最快也要等到周末。

他将安铃视为为数不多的朋友,并且对方为跑步机贡献了一半起步资金,能帮忙的话,就尽量帮一把。

“真的吗?太好了!”

安铃顿时喜笑颜开,“对了,除了这件事,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朋友之间没必要这么客气。”

“那我说了啊……”

“嗯。”

“其实吧,我家最近有些揭不开锅了,能让我蹭一顿晚饭嘛?等我下个月发工资了,绝对会回请的!”

Next Post

帮我找一下草莓

周日 6月 20 , 2021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秋玹都觉得面前那位虽然貌似狼狈地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