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轻一点 > 第一篇 > 第311章:宝贝,你这是要夹死我么?

第一篇 - 第311章:宝贝,你这是要夹死我么?

所属目录:第一篇      发布时间 : 2016-7-25
咪乐|直播|平台|二维码苹果 因此,《中国地方志佛道教文献汇纂》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酥麻的吻让她忍不住蜷起了脚,推耸着他的手也渐渐变得无力起来,纠缠在脖颈间的吻挑衅着她最后的忍耐力。

    是他一手教会了她情爱,他自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敏感点在哪里,所以总是屡试不爽的从她的弱点下手。

    宽厚的大掌在裸露的胸口揉捏着,力道不轻不重,胸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又涨又满,湿热的吻也随之细细密密的落在了她的胸口,带来一阵熟悉的凉意。

    两个人身上穿着的都是轻薄的真丝睡衣,熨帖在一起,几乎连彼此身上的体温都能清晰的感觉出来,更何况是如今这样贴合紧密的程度,她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抵在某个部位颤抖和坚硬愈发灼热起来。

    身体里的火焰渐渐燃烧了起来,难耐的感觉化作一声轻吟从嘴里溢出,千乘红着脸别开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此刻的难耐和隐忍,更不想让他为此而感到得意。

    听到她的低吟声,凌御行突然觉得熟悉的燥热感觉很快漫布全身,喉头不自觉的上下滑动,呼吸也愈发急促起来,他压下身用力抵在她身上,碾动磨蹭着,压迫她的柔软感受自己难以忍耐的坚硬。

    他缓缓抬眸,眼底燃着的火苗几乎能灼伤她,粗厚的大掌滑入她的腿间,隔着那一层阻碍摩挲了一番,哑着声音,他低喘地问:“宝贝,都湿了,你确定现在要我起来?!”

    “你……”被他这么一撩拨,她顿时红了脸,眼里尽是他那露骨的情话,他一向修养极好,即便是在床上,他都甚少会这样**,但对她却从来不缺少浪漫,每一次都有办法让她从单纯绽放到妖娆,甚至疯狂!

    紧紧咬着唇,她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恨不得砸在他脸上:“魂淡!”

    他不怒反笑,只是那样的笑容里带着几许她所熟悉的势在必得和自信:“宝贝,做过这么多次,我混不混蛋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如果不清楚,我不介意让你再‘深刻’的体会一遍!”

    他说得自信,手上的动作却加快了许多,身体里有股难耐的热浪在奔涌流淌着,禁受不住去这股热浪的侵蚀,千乘小声申银起来。

    隐忍的申银声细微而娇嗔,惹得凌御行一阵心痒难耐,恨不得一口吞掉她。

    他两手滑向她臀瓣,把她用力按向自己,使劲揉弄。

    听到她不住低喘娇吟,他似有些得意。嘴唇稍稍离开她,双眼盛满火辣**,两人的低喘声纠缠在一起,“宝贝,要我吗?”

    最后一丝障碍早被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扯了下来,她的双眸开始有些迷蒙,反应也渐渐慢了起来,咬着唇就是不肯开口,凝白的灯光下,因为羞涩和窘迫,她全身都泛着淡淡的粉红,让始作俑者的男人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难以抑制的迷恋。

    她咬牙控制着自己的**,而他似乎一眼洞穿了她的心思,不紧不慢的突破她的防线,耐心极好!

    倾过身,他用自己坚硬灼人的**来回磨蹭在她的柔软上,酥麻战栗的感觉从她腿上一路蹿开,只一刹那便蔓延向四肢百骸。

    她抿起嘴唇不说话,难耐的申银声被抑止在喉咙里。

    他不满她这样的回应,长长手指出其不意的滑了过来,魔鬼一样用尽解数极尽勾挑,令她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轻眯起眼,他飞快的扯掉身上蹂躏得不成样子的睡袍,弹跳而出的**,灼人得似刚出熔炉的热铁,坚硬无比的抵住向她的柔软。

    在她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时候,他猛地冲撞进来。

    突如其来的入侵令她有些难以适应,急遽的收缩着不适的地方,似想将他挤出身体去,却无意间将他夹得比上一刻更深更紧。

    他喉上下涌动,隐忍的**最终突破防线,难忍的加重力道,热烫的坚硬瞬时冲进更深的地方——

    眼前一片迷蒙,她拧着眉一手勾着他的脖颈,不客气的张口就朝他裸露的肩膀咬了一口,刺痛更刺激了男人的动作,渐渐加快的动作让她攀附在他脖颈的手臂终于再也没有力气,瘫软地松开。

    好不容易让她安分下来,他偏过头嘴唇沿着额头眉眼和鼻尖一路轻吻下来,最终落在她嫣润双唇上,细细柔柔的吻着。

    不甘心就这样被他给吃了,她缓缓睁开眼,迷蒙的看着他,嫣红的唇上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浅笑,缓缓挪过手抚上他精壮的后背,沿着脊骨下滑,落在他的臀上,掐摸力道将他更深的压向自己。与此同时用力收紧下身。

    暗眸倏地一沉,他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一击,皱眉闷哼一声,倒流的血液几乎让他难以自控,嘶哑的嗓音从喉咙里涌出:“宝贝,你这是要夹死我么?上面的嘴巴喜欢咬人我可以由着你,只是这下面的……你可要有心理准备能不能承受得了后果!”

    她破碎的笑了笑,媚眼迷蒙,不甘心的反驳:“你放心,没牙齿的地方不会让你断子绝孙的!”

    “那你今天晚上就别想让我放过你!”嘶哑的嗓音带着难以忍耐的情绪,他扶着她的要,突地向前用力顶撞起来,每一记的力道都又凶又猛,一下连着一下的剧烈撞击,直撞得她惊出一连串的破碎吟。

    而她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在床上真的惹不得,仿佛像是要兑现自己的诺言似地,一整晚都没有放过她!

    第二天一早醒来,千乘一睁眼便看到面前和自己近在咫尺的俊脸,刚动一下浑身酸软无力,全身的骨头像是被人拆了再重新接上一般,一肚子火夹着起床气汹涌而来,她没好气的抬手就去掐他的脖子。

    沉睡中的男人被她弄醒,睁开眼睛无奈的看着她,一脸哭笑不得,伸过手把她搂入怀里,制住了她的闹腾,“宝贝,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么?”

    “不好意思,纠正你一下,是歼夫不是亲夫!”她刻意把歼夫两个字咬得死死地,本以为可以看到他气白的脸,却没想到一大早吃饱喝足的他倒是心情不错,任由着她闹腾,“就算是歼夫,那我也比严子饶这个亲夫强不是?”

    “走开,强什么强,你除了对我来强的还会什么?”推耸着搂紧自己的男人,她没好气的挠着爪子在他裸露的胸口抓出几条红痕,似乎不做点什么不解气似地。

    “我会的可多了,再说了,昨天晚上我可没对你来强的,是你让我快一点的,我如你所愿了,宝贝你还不高兴吗?!那我下次慢一点好了!”粗厚的大掌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来回抚摸着,柔嫩的肌肤让他几乎舍不得松开手。

    “……你给我闭嘴!”想起昨天晚上那死去活来的缠绵,她不由得红了脸,轻哼了声扯开话题,“几点了?!”

    抬眸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他垂眸看着怀里渐渐安分下来的人儿,轻笑了声,“还早,才八点,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昨天晚上你怎么会突然约我老爹喝茶?是不是你们的合作案出问题了?”苏老爹不是做生意的料,又因为天性淳朴压根就不是那些歼诈狡猾的商业老手的对手,给凌御行拖后腿也就罢了,她是担心公司又出什么问题。

    “不是,合作案没问题,只是闲来无事约他出来说说话而已,他这几天去外省出差了,走之前特别让我把那些吃的给你送过来。”

    “嗯……老爹平常很忙也经常不在我身边,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爱我,每次出差前都会准备好很多我喜欢吃的东西,家里的冰箱也会塞得满满的,生怕他不在家我回去会饿着。”

    “嗯,他是个好父亲。”他抬眸看了眼梳妆台上放着的相框,是父女俩去爬山的时候拍得,虽然只是两个人,却有着别人都夺不走的幸福和快乐。

    顾家的事,他现在愈发觉得还是让苏老爹亲自和她说会比较好,他们父女俩之间有着别人拆不散的感情,即便这件事会伤到她,从苏老爹嘴里说出来,也许能把伤害降低到最小。

    许是父亲这个话题缓解了两个人之间的争执,千乘抬手把他额头上的退烧贴撕了下来,探了探温度,果然退烧了。

    轻哼了声,她翻过身背对着他,不冷不热的开口:“烧退了,今天就滚回你自己的酒店去!”

    “不想去住酒店……”他覆了过来,再度把她捞回怀里,昂藏的胸口贴在她后背上,“总统套房里,全都是你的影子,我会孤枕难眠。”

    想起两个人的第一次,她不由得愣了愣,恍惚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咬着唇背对着他,她没再说一句话。

    有些人,兜兜转转怎么都逃不了,一如凌御行。

    而有些人,百转千回,错过了就再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一如叶崇熙。

    至于严子饶,她这辈子恐怕也只能对他说声对不起了。

    不爱就是不爱,没有别的理由,一如她对凌御行,爱了就是爱了,同样不需要理由

    秘书韩扬敲门进来,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梭巡了一番,这才找着站在阳台上的身影,抬脚走上前,在落地玻璃上轻敲了敲,恭敬的开口:“总裁!”

    听到声音,叶崇熙缓缓回神过来,收回视线敛去眸底的情绪后转过身背靠在栏杆上,抬眸看向面前这个称职的秘书,“怎么了?”

    “三十分钟后您需要去旅游城那边考察,所有人员都已经通知下去了,您……准备一下吧!”

    “嗯,让你查的宝义集团最近的合作对象和近一年的经济状况,你都查了吗?”

    “已经去查了,等结果出来可能还需要一两天时间!”抬起头,韩扬不解的看向眼前这个自己愈发看不懂的男人,“总裁您怎么会突然想去查宝义集团?”

    关于他和严太太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些,年少时期的遗憾却不一定能在功成名就后弥补回来,尤其是凌御行插足其中,更是让这复杂的关系变得愈发扑朔迷离。

    像凌御行这样一个被众多商界名人称道的男人,不论手段还是权谋,都非同一般的男人,更别提他那贵族一样的出身,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为了这样一个有夫之妇闹得满城风雨。

    他都如此,就更别提一向让他敬重的总裁大人了,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奋斗的目标回国的目的,所做的一切全都因为这个女人,甚至为了这个女人不惜和家里人闹翻。

    也恰恰是这样一个女人,让A市商界三大家都为了她互相争夺,就连对她一向不闻不问的老公也加入了竞争,看来以后有机会,他倒是要会一会这个女人。

    “现在是凌御行在后头给宝义集团撑腰,将来不久,宝义也会成为凌氏集团最大的弱点,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多了解一些总没什么坏处,查到了尽快把资料交给我吧!”

    “好的!”点点头,韩扬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犹豫着开口:“董事长他……”

    “他又带着哪个女人走了?”对于自家老头子的本性,叶崇熙已经无力多说什么,他和母亲之间本就没有感情,偏偏固执的母亲深爱着他,致死都不愿意放手。

    “是那个邱女士,夫人那边还不知道,不过估计很快也会知道,总裁您看……”

    “邱女士……”提及这个女人,叶崇熙暗暗沉下眼,冷冽的眸底掠过一丝寒光,“她这段时间不是在国外修养吗?怎么回来了?”

    “是……是董事长亲自接她回来的,这事要是让夫人知道了,恐怕……”

    “这事要是让我妈知道了,恐怕整个叶家又要闹得鸡飞狗跳鸡犬不宁了,说不定还会殃及池鱼,这事我来处理,把下午所有的行程都延后到明天,具体安排回头再说。”

    倘若让母亲知道这事,先别说会怎么跟父亲闹,他首先就是遭殃的一个,尤其是牵扯到了这个邱女士,他以后想要和乘乘在一起更加不可能了!

    他那么努力的改善着彼此的关系,他不希望再被母亲亲手毁了!

    千乘刚到公司,星云便给了她一个好消息,前段时间定做的那批手工刺绣图案已经全部完工,二十几个绣娘花费了大半个月的时间赶制的作品总算出来,这对于她这次参加欧洲风尚的设计稿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支持!

    “老大,我开车送你过去拿吧!”星雨自告奋勇的抢着站了出来,拿她没办法,千乘只能点头应了下来,交代星云把下午的会议资料整理好。

    车子驶入郊区外围的一个小镇,一路颠簸,星雨也不敢把车子开得过快,放慢了车速在泥地上行驶着,闲着无聊便扯了个话题出来,“老大,你知道这片区域即将规划为旅游城吗?”

    “这一片?这片地方好像是郊区外围吧,我记得好像有一片小镇,并不大。如果开发成旅游城的话,这边的经济相对来说也会好很多……”顿了顿,她猛地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向星雨,“你说的旅游城,是那个和度假村工程并称的政aa府工程吗?”

    “对啊!怎么,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我听说总裁和叶崇熙都在竞争这个项目呢!四少就别说了,一个度假村工程都快把他给压死了,旅游城要是还敢跑来竞争,严氏都不一定能拿出那么多钱来!”

    “我知道他们在竞争旅游城项目,不过不清楚这片区域也划分在内。他们男人的战场跟咱们没关系,斗得你死我活也好,能者居之嘛!”

    “老大,你希望他们谁能赢呀?”虽然她也知道叶崇熙是过去式了,但是在老大心里总会有那么一个角落,残留着过去的影子。

    “谁能赢不是我说了算的,我还是那句话,能者居之,看各自本事了!”不管是叶崇熙也好,凌御行也罢,旅游城项目不小,想要拿下也不容易,那就看各自的能耐了。

    这个时候的她,恐怕怎么都不会想到,将来会有那样一天,会有人为了她,放弃了这个上百亿的工程项目。

    可惜那个时候,她却再也高兴不起来,她所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

    ——————————》谢谢众爱卿的月票和打赏,今天加更哦!五千字一章,晚上还有更新哈!求月票求勾搭~~

(如果您喜欢小说《总裁大人轻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zongcaidarenqingyidian-net.karmaswrestlingretro.com,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