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082章 坚贞不移的帝魔

咪乐|直播|app|ios下载链接 对于终止股权转让的原因,荣华实业表示,鉴于公司全资子公司肃北县浙商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部分资产未取得相关部门的资产权属证明,由于无法预计取得上述资产权属证明的准确时间,已经无法履行原协议相关约定。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一代天骄夏侯鬼雄,就此陨落。

    皇甫龙战面无表情的耸耸肩膀,“既然主帅已经死掉了,那就把这些飘扬的大旗全部都变成白布吧,殿风雷去附近的城镇上面买点纸钱,顺便打印一张照片,我捧着照片,殿风雷负责撒纸钱。”

    接着他敲了敲脑袋运筹帷幄的说道“你们两既然是夏侯前辈的徒弟,那也算是半个儿女吧,你们两就负责哭,我们就这样一路嚎啕着,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再说吧。”

    你认真的吗龙战,殿风雷有些震撼的看着他。

    “混蛋。”恩典抬起头满脸怒气的咒骂道“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哼哼。”龙战冷漠的后退一步“我这个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皇影自己也是站在原地懵逼了,她站在原地震撼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鹿游鸣,大眼睛里面充满了不可思议,眼前的人是谁夏侯鬼雄啊,和平阁里面的元老之一啊,竟然就被自己一脚踹死了自己的破坏力是不是有点太强了总之皇影现在非常的怀疑人生,她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有漏洞存在。

    但是直接告诉鹿游鸣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三十多年以前的夏侯鬼雄就已经非常的强悍了,在哪个年代就已经是名震世界的赫赫大将,他想着夏侯鬼雄会从地上猛然的站起身,然后大声的笑着跟大家说这只是一个玩笑,但是事实却没有,老前辈没有站起身,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原地,鹿游鸣只能够接受了现实,但是又感觉这是一个非常伪善的现实。

    黄金战锤,重达400多斤,舞动出去如同蛟龙出海,杀伤力极强。

    恩典此时此刻就提着两把战锤,一脸恨意的看着皇影“不管怎么说,你杀掉了我的师傅,我要让你血债血偿,我要拿你脑袋上面的人头,祭奠我师傅的在天之灵,你说话呀,哑巴了不敢跟我正面交锋”

    皇影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鹿游鸣。

    “得了吧,傻姑娘。”皇甫龙战懒洋洋的靠着一棵树乘凉说道“看不出来人家是哑巴吗”

    不用你多嘴,恩典回头怒瞪了她一眼,双臂上面顷刻间爆发出强悍的域气,“嗖嗖嗖……”一层层金色的武装系域气就如同一圈圈的小旋风般在恩典的手臂上面迅速的缠绕着,形成了两只金光闪闪的臂铠之后,恩典一声怒吼,战锤重重的击打在地面上,“滋滋滋……”顷刻间大地上面的裂缝就如同四方游龙般的扩散出去,龟裂出道道的裂痕。

    “跟她打。”鹿游鸣为皇影加油鼓气的说道“不要怕她。”

    皇影用力的点点头,婀娜的身姿慢慢的弯曲,双刀反握,如同狩猎的毒蛇。

    夏侯鬼雄的另外一名弟子天谕猛然的抬起了右手,随着一声怒吼,他的右手彻底的兽化,竟然变成了一个巨型的蟹钳,足足有两米之多长,而且看起来威力无比,他狂暴的看着前方的鹿游鸣厉声怒互道“臭瞎子,你不要怪我欺负你,我今天要为我的老师讨回一个公道。”

    “可以。”

    鹿游鸣坐在四不像上面白衣飘飘“但是小心,别坏了夏侯的名声。”

    殿风雷静静的撑开黑伞站在了一边,黑伞之下是朝着龙战询问的眼神。

    龙战叼着一根香烟在嘴巴里面晃晃悠悠,慢慢的摇摇头。

    虽然他搞不懂夏侯鬼雄到底是修炼的什么独门武功,但是这样的绝世高手一般都是有一些特殊的癖好,他不可能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掉了,让龙战肯定的是,天空中的封斩天一直抱着手沉默不语,就像是一个直身于外的观众,看着眼前这些跳梁小丑在这里表演,既然夏侯老前辈有兴趣跟他们玩玩,那就欣赏欣赏,看看夏侯这种级别教出来的时代新人,到底是一块怎样的料,我们两就在这里乐个清闲自在就行了。

    “你可真沉得住气。”看到龙战的态度,殿风雷无奈的摇摇头。

    “女孩子玩这么彪悍的大锤武器,你小心点,不要闪着腰了。”殿风雷也开始打趣的说道。

    “要你管。”恩典转过头又骂人的瞬间,皇影吹了一下额头前方的刘海。

    一脚踏地,一个冲刺,身姿在空中一个绝影曼妙的旋转,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厉害,龙战停止了嘴巴里面香烟的玩弄,眼神也变得有些认真了起来。

    人呢人呢恩典顿时有些惊慌的不断的后退着。

    旁边的天谕体的呐喊道“赶紧开感知系语气,这小老鼠速度非常快。”

    骂谁小老鼠呢鹿游鸣一声重喝“皇影,教训她。”

    虚空浑然的一个涌动,恩典猛然的转过身,一边喊着“嘻嘻嘻我就知道你在后面”一边抡起双锤。

    “黄金击打……交叉火花。”

    冲刺的皇影被飞舞过来的双锤立刻“嘭”的一声打成了粉碎,两把战锤更是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一起,溅洒出一大股的火星,恩典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的时候,身后空间的虚空再次一阵强烈,皇影的身躯直接从里面冲锋了出来,两刀飞舞出去,在恩典的背部上面切割开两刀深深的伤口。

    恩典的后背顿时血流如注,她疼痛中力量加强,右手一锤反手舞了过来。

    皇影的敏捷性当初可是连天劫的暴君都恐惧的,你还敢来这一手

    果不其然,只看到皇影双刀右手握住,左手抓住恩典的右臂,就像是猴子荡秋千一样的既躲过了战锤的进攻,又瞬间贴近了恩典的身体,接着就是真正打脸的节奏,“啪啪啪……啪啪啪……”只看到皇影的巴掌就像是发动的马达一样,在恩典的脸部上面左右左右来来回回疯狂的抽动。

    那一掌掌,让龙战和风雷啧啧啧的不停的赞叹。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直接给恩典整个人都扇懵逼的站在原地,脸部肿的连她妈都不认识,嘴巴都被打裂开来了,一缕缕的涎水和鲜血不断混合着流淌出来。

    皇影后退一步,看着如同猪头般的恩典,捂着嘴有些娇羞的笑了。

    “恩典妹!”天谕心疼的走到她面前,看到如此丑陋的样子又皱紧了眉头。

    “咋地被人干懵逼了吧之前不是挺能说的嘛,咳咳……”龙战咳嗽了两声和殿风雷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实在是忍不住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恩典可能也觉得丢人了,武装系域气全部都消散,直接扔掉黄金大锤,坐在地上就开始疯狂的哭哭啼啼,抱着天谕的大腿疯狂告状“哥,他打我,他拿大耳光子狠狠的扇我。”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天谕一边应付的回答着一边看着后面。

    提醒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要丢了师傅的面子,放心,哥哥把面子给你找回来。”

    龙战稳定了一下情绪,伸出手道“那个,天谕小师傅,你要是觉得不行,让我们上,那也是可以的,我真的觉得夏侯老前辈这辈子名声保存的不容易,你不要坏掉了,不要逞强。”

    一听到这句话,天谕真的是气不打一出来。

    他挥舞着手中巨型的蟹钳猛然的抓住一棵树,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懒腰切断。

    战士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龙斗和风雷更是鼓掌一脸崇拜“厉害,天下无敌。”

    “我堂堂帝王蟹血统,难道还怕他一个瞎眼的小道士”天谕骄傲的抬起头,转过身看着鹿游鸣,舞动出大蟹钳指着他说道,“瞎子,今儿个我就将你和你胯下那头丑陋的坐骑,全部都夹断成稀巴烂,为我师傅报仇,为我妹妹出口恶气。”

    鹿游鸣却是很平静的感叹道

    “张口瞎子闭口瞎子,夏侯就教出来这种混蛋玩意儿吗连起码的礼仪都没有,就敢在时代中抛头露面。”

    “骂我可以,别他妈骂我师傅。”听到此言,天谕脑袋上面的一根根的青筋全部都根根的暴突了出来,他将蟹钳猛然的插入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之中,接着在一声怒吼之中只听到大地响起了一声痛苦的声音,伴随着一股股的尘土飞扬,整棵树木竟然被连根拔起,从大地之中猛然的冲击了出来,紧接着天谕一脚踏地,纵身飞跃到半空中,说的却不是看招,而是“看树。”

    整棵巨树从天而降,巨型的阴影顿时将下方的鹿游鸣笼罩住。

    四不像发出了不安的声音,四蹄乱动。

    鹿游鸣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它身体上面的毛发,让它慢慢的安静下来。

    “嘭……”下一刻只看到鹿游鸣浑身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迅速的飞舞和释放了出去,天空中的天谕左拳头重击在胸口上面,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帝王蟹的盔甲形成,“当当当……”哪些白色的剑气狠狠的击打在天谕的身躯上面,爆发出一股股闪耀的火星。

    巨树上面,一根根的树枝更是被剑气不断的切断,四散飞舞。

    剑气荡漾,飞烟纵横,鹿游鸣双手猛然的朝着天空一举。

    “嗖……”的一声,身后的木剑冲天而起。

    而鹿游鸣的身体更是跟着木剑一起升腾了起来,天空中的他一把抓住了木剑,舞剑几下,一圈圈白色的剑影一圈圈在他的身边闪烁和卷动着,耳朵一动,辨别着前方的方向,鹿游鸣握着剑冲刺了上去。

    “砸死你这个臭瞎子。”天谕更加用力了。

    一剑冲锋,木剑和巨树的底部撞击在一起的瞬间,“擦擦擦……”只听到撕裂破碎的声音想起,定睛一看,赫然是一把锋利的宝剑随着撞击,褪去了表面的木壳,一股锋锐的白色剑芒飞舞扩散,撞击在天谕的身体上面,打出一道道的血痕,飞散的血花溅洒在空中之瞬,锋利的剑刃径直的从巨树的中心处穿透了过去,随后如同一把锯子般,带着“滋滋滋……”树木被撕裂开的声音,和无数飘舞的木屑,鹿游鸣的身体绝影冲刺而出。

    一剑,断开一棵磅礴巨树。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天空中的鹿游鸣一阵旋转,剑影纷飞。

    从天刺下,天谕先开始还能够勉强的低档住几下,后来剑速越来越快,剑影纷飞越来越密集,剑芒闪烁之中天谕已经被刺中了无数剑。

    顽强的蟹钳从右边横扫了过去。

    “君子剑……春秋纵横。”

    “当……”一剑横扫,与蟹钳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一起。

    随后剑刃一个翻转,剑芒喷涌而出,一道道密密麻麻的不断的横扫切割。

    顷刻间在天谕的蟹钳上面留下了一道道切割和斩动的痕迹,天谕大声的叫喊的同时,鹿游鸣几剑冲刺,最后剑刃再次一个旋转,以剑面狠狠的拍打在天谕的胸腔上面,随着一声疼痛的怒吼,天谕从天降落,身体在地上后退滑动,最后还是蟹钳插入了大地之中,强行稳定住自己的身形,才显得没有那样的狼狈。

    鹿游鸣如同森林中守护神般带着一点仙气慢慢的飘落了下来。

    “师哥。”恩典心疼的奔跑过去,抱着蟹钳心疼的说到“被打出这么多的剑痕。”

    什么情况身为夏侯鬼雄的徒弟,难道我不应该是天下无敌吗这两个家伙好强啊。

    此时此刻天谕的心中其实在暗暗感叹。

    血腥要塞的十二帝魔,全部都是龙哥哥当年亲自培养,其实从他们这么多年永葆青春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家伙统统都不是等闲之辈,但是有缺陷的是,十二帝魔并非都是战士,这也是鹿游鸣有些担心的原因,不知道能不能够对抗眼前的这些家伙,尤其是……他看向了天空中的封斩天,这人……简直太让人心神不宁了。

    “有趣。”殿风雷收起了黑色的雨伞“我去领教领教十二帝魔的威风。”

    得知是殿风雷竟然亲自走上前,鹿游鸣立刻就和皇影紧紧的站在了一起。

    “像你们这样的战士,一共有十二个”殿风雷说话了。

    他的左边脸庞燃烧起来了滚滚的火焰。

    他的右边脸庞则是喷出一股股的冰烟,慢慢被寒冰所凝固。

    “十二帝魔并非都是战士,他们有的是厨师,有的是我们的管家,虽然能力不同,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是血腥要塞坚贞不移的守护者。”鹿游鸣回答道。

    殿风雷稳重的点点头“到底是什么让你们对你们的领主如此的死心塌地”

    “信仰。”鹿游鸣认真的说道,旁边的皇影也用力的点点头。

    “所谓的信仰就是以残暴的方式残害这个世界”殿风雷刨根般的问道。

    “你不能因为你行善,就来说我是恶。”鹿游鸣反驳道“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生存着。”

    “够了。”殿风雷突出一口寒烟“花艳话美,再美,美不过虚伪。”

    “轰……滋滋滋”在烈火猛然的涌动和寒冰的突然凝固中,半火半冰的殿风雷在原地突然整个人完全的粉碎,大地上面残留着一些业火和一些碎冰,但是皇影紧张的不断的吞咽着口水,鹿游鸣也是额头上面渗透出一滴滴的冷汗,也就是转瞬的刹那间,一条横扫的冰线顺着大地径直的朝着前方冲刺了过去。

    皇影和鹿游鸣瞬间分开,各自防御。

    殿风雷从冰线之中冲锋到天空中,双掌朝着下方重重一个拍打。

    “嘭……”左手滚滚的烈火朝着鹿游鸣奔涌了过去,“嘭……”右手凛冽的寒冰朝着皇影移动了过去。

    鹿游鸣勉强躲避过去,烈火冲击在地上,滚滚的火焰瞬间升腾了起来,从头顶上面涌动而起将鹿游鸣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随后熊熊烈火之中出现了殿风雷那张严肃的脸庞,他如同一名烈火战士一样,冲锋上去一拳头打在鹿游鸣的下巴上面,击飞的同时,奔袭上去,一个膝撞狠狠的磕碰在鹿游鸣的胸腔上面。

    身体上面带着火焰鹿游鸣冲锋出来,径直的撞击在一棵大树上面掉落了下来。

    “当当当……当当当……”皇影握着双刀将天空坠落的寒冰不断的斩碎。

    寒冰之中殿风雷的手掌猛然的冲刺出来,一把抓住双刀,滚滚的寒气让双刀顿时凝固在一起,浑身是寒冰的殿风雷另外一只手抓住了皇影的头发,看也没看猛然的朝着下方压制,右腿抬起来,皇影的脸庞和殿风雷的膝盖再次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一起,疼的她闷哼一声,猛然用力间割断一点头发,转身就跑。

    “滋滋滋……滋滋滋……”

    四面八方的空间中,寒冰如同蜘蛛网般凝固而成。

    “不要玩的太过火了,好不容易找到一点乐趣,又被你搅黄了。”龙战大声的吼着殿风雷。

    “我会看着办的。”殿风雷说话间蜘蛛网般的寒冰全部爆炸,皇影抱着手保护着自己,在千千万万的寒冰碎片中全身不断的被割裂出一道道的伤口。

    你他妈这叫看着办吗皇甫龙战疑惑间,脚下的大地突然开始涌动了起来。

    一直无精打采的封斩天打了一个哈欠

    “终于出要塞了,等的我都快睡着了。”

百度